首頁 | 收藏本站 | 繁體網站   
點擊搜索
 
日期 時間

蔡惟慈:機械工業走勢觀察與思考

日期:2022-10-20  來源:互聯網    點擊: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特別顧問、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 蔡惟慈 

當前行業運行形式

  2022年,新冠肺炎疫情對機械工業的運行影響大、范圍廣、時間長,對市場運行的沖擊力超過2021年。從2022年5月開始,主要經濟指標開始止跌回升,6月回升進一步加速。但7月回升勢頭有所減弱,增速低于預期。從目前看,下半年不確定性因素仍然較多,預計全年大概率可實現小幅增長,但能否達到5.5%的原定增長目標尚難斷言。

  2021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22年宏觀經濟形勢做出了“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的深含憂患意識的研判,并因此而確定了“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的經濟工作總方針。2022年前幾個月機械工業運行情況表明,中央的上述判斷和部署極具戰略前瞻性。

  從運行曲線看,2022年1—2月開局好于預期,但3月起“烏云驟起”。因疫情原因,各地防控措施空前嚴厲,企業物流嚴重受阻,機械工業因自身產業鏈長而復雜,故受傷尤深。受此影響,前5個月機械工業的各項經濟指標多處于負增長狀態,直到6月底,累計增速才逐漸轉負為正。

  從國際經濟環境看,2021年國外疫情嚴重,我國經濟運行基本正常,外需訂單大量轉向中國,機械工業對外貿易實現了超高速增長。但2022年國外普遍放松對疫情的管控,我們的比較優勢嚴重弱化,加之西方發達國家繼續推進與我們脫鉤,客戶流失的風險加大。但經過艱苦努力,機械工業外貿表現不錯,現在仍保持著正增長,不過增速比2021年同期明顯回落。

  從在手訂單看,據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對重點聯系企業進行的抽樣調查統計,2021年以來在手訂貨額增幅逐月下行,2021年年底已降至2.22%的較低水平,而2022年1—5月更已降至-13.51%的歷史低位,6月降幅(-9.82%)雖有所收窄,但仍處于較低水平。這說明行業景氣回升的需求支撐仍較乏力,由此也可感受到“預期轉弱”的嚴峻現實。

  但目前看,市場回升進程尚不穩固。具體看,從5月起,隨著疫情防控形勢逐漸好轉,各地復工復產逐漸加速。雖然1—5月累計增速仍多為負,但回升勢頭已現。6月數據表明,上升勢頭進一步增強,但7月有關增速數據低于預期。8月以來多地疫情頻發,長江流域酷熱干旱,川渝地區供電趨緊,國際環境波詭云譎,不確定因素在增加。就此看,市場回升進程尚難言穩固。

 

各主要分行業運行態勢

  從主要分行業運行態勢來看,2022年1—5月產銷一直為負增長,但從5月起,開始出現回升趨勢。

  值得關注的是,從回升速度看,銷不如產、利潤不如營收、消費類不如投資類,其原因在于政府有形之手容易在生產端見效,但對消費、效益則不易著力。從國內外兩個市場看,出口強于內銷。

  在各主要分行業中,比較起來,汽車行業產銷形勢前期較差,對機械工業下行影響很大,但5月起已在回升;電工行業產銷形勢比較好,部分抵消了汽車行業的下行壓力;石化通用、重礦、農機相對平穩;內燃機和工程機械行業增速回落幅度較大;機床工具行業是機械工業中少有的營收和利潤實現較高增長的分行業。

  其中,汽車行業在機械工業總量中權重約占32%,電工行業約占23%,這兩大行業左右了機械工業的運行走勢;機床和農機行業各有其特殊重要地位;工程機械行業間接反映了國家的基建冷熱。因此,在觀察和分析機械工業運行形勢時,應對以上這些行業更多關注。

  汽車行業應關注以下幾點。一是從5月起,產銷形勢開始明顯好轉,降幅大幅收窄。從1—7月累計看,產量增幅已由負轉正。二是乘用車形勢好于商用車。乘用車從5月起,當月產量增幅已由負轉正,1—7月累計產量同比增長10.9%;而商用車降幅雖有收窄之勢,但1—7月累計產銷降幅仍高達36.9%和39.3%。其原因與商用車受宏觀經濟的周期性影響更大有關。三是產與銷相比,銷售形勢不如生產。產銷增幅差3個百分點左右。四是中國品牌乘用車占比明顯上升,1—7月累計銷量占比已達47.6%,同比上升3.4個百分點,令人欣慰。五是新能源車增勢較強,但全行業利潤仍為負,說明該產業鏈仍有明顯弱點(主要是三電,尤其是電池),現在就稱其為“優勢產業”為時尚早。六是汽車出口繼續大長,可喜可賀。

  電工行業上半年增速明顯高于機械工業平均值,以下幾點值得關注。一是在總增量中,少數子行業(鋰離子電池、光伏、電碳、電線電纜、電機等)占了大頭,而多數傳統子行業則表現一般。對此不可不察。二是新能源車、光伏、風電等帶動新能源設備景氣向好,電動化趨勢日益明顯,這些都是電工行業增長的主因。動力電池既是電工行業的亮點,又是新能源車行業的痛點,頗堪玩味。

  機床行業保持了2021年下半年以來的復蘇勢頭,但主機增勢不如預期。一是機床工具行業是母機行業,集中反映了制造業的基礎支撐能力。繼2021年實現高于機械工業平均水平的增長后,2022年繼續保持較好的增長勢頭,這里既有該行業自身周期性因素的作用,也有國家“強基”導向的效果。二是在機床工具各子行業中,磨料磨具及人造金剛石在總增量中的占比過半,而機床主機雖有增長,但幅度有限。對此不能不察,應保持清醒認識。

  工程機械行業深度負增長,但出口形勢較好。工程機械行業周期性強。2021年下半年產銷增速已現頹勢,2022年繼續回落。好在業內主要企業對此多有精神準備,故將不會再現2011年那樣的被動。工程機械行業的亮點是,在內銷回落時,多數企業和多數產品的出口都實現了高速增長,說明隨著本行業持續多年的產業升級,國際競爭力已有顯著提升。

  內燃機行業受汽車、工程機械行業大幅下滑之累,處于深度負增長之中。

  機器人行業前數月產量微幅下行,營收降幅大于產量,利潤降幅則遠大于營收。這一態勢說明機器人產業鏈關鍵環節存在薄弱環節,需大力推進補鏈。

  農機行業各項主要指標呈小幅負增長的弱勢狀態。

  儀器儀表、文化辦公設備、石化通用機械、重型礦山機械、食品及包裝機械、機械基礎零部件,及其他民用機械等行業,產銷及各項主要經濟指標大體都處于小幅負增長狀態,但特點不突出,故不一一贅述。

  總體而言,2022年1—5月主要分行業都出現了較大程度下滑,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從5月起,汽車產銷明顯回升,其他行業也都開始回暖。可以判定,最困難時期已經過去。預計今后雖有波動,總體將保持復蘇態勢,全年運行曲線將呈前低后高之勢。但因前5個月“欠賬”較多,加之疫情等不確定因素影響還不能完全排除,所以現在尚不能斷言全年能否實現5.5%的預期增長目標。

行業運行中的主要困難

  2022年3月以來,受多重利空因素疊加影響,特別是國際形勢變化引起能源及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國內各地新冠肺炎疫情多發頻發,波及地區較多且較重,對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造成較大影響,部分地區、企業停工停產,機械工業穩增長面臨較大困難,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國際局勢的劇烈波動使我國經濟運行環境面臨嚴峻挑戰。石油等大宗物資價格大幅上揚,金融市場劇烈波動,國際環境日趨嚴峻。

  二是上游價格上漲增加成本壓力。原材料價格維持高位運行,如電池級碳酸鋰價格由2020年9月的4.5萬元/噸,上漲至2022年5月的約48萬元/噸。2022年1—7月累計,燃料動力、黑色金屬、有色金屬、化工原料、購進價格指數分別上漲29.9%、2.0%、11.9%、12.8%。

  三是機械產品出廠價格低迷。2022年7月,全國工業生產出廠價格同比上漲4.2%,其中機械工業只上漲1.1%。1—7月累計,機械工業中,通用設備制造業出廠價格指數同比增長僅1.8%,汽車制造業同比僅增長0.5%。可見,機械工業成本上漲的壓力很難向下傳遞。

  四是產成品庫存增加。2022年1—7月機械工業產成品庫存高達1.61萬億元,同比增幅高達16.23%。其中電工(23.60%)、儀表(20.92%)、機器人(28.93%)、機床(19.92%)、汽車(16.02%)庫存過快增長,凸顯了當前行業經濟運行中的隱憂,不可小看。

  五是應收賬款居高不下。2022年1—7月累計,機械工業應收賬款總額高達6.34萬億元,約占全國工業30%,同比增長16.27%。特別是產銷增速較高的幾個分行業,應收賬款的增幅也較高,如機床、電工、機器人行業增速分別高達18.88%、26.00%、23.96%。這必須引起我們警覺。

  六是匯率劇烈波動,普惠待遇生變。2022年3月1日,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至6.3014,8月31日已至6.8906,與2022年年初相比,人民幣貶值約7.5%。匯率的劇烈波動,疊加歐盟自2021年12月1日起取消對華關稅優惠的沖擊,加大了今年外貿出口的難度。

  七是全球供應鏈重構的影響。在美國操弄下,西方反華勢力以意識形態劃線,正在極力打造將中國排除在外的國際供應鏈。此前西方國家受疫情沖擊,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得不增加對華采購額;但在疫情緩解之后,預計西方國家將再度啟動與我國脫鉤,加大對我國的打壓。對此,我們必須有思想準備。

  八是在手訂單不足。業內重點聯系企業累計訂貨量同比增幅持續下行,2021年底降至2.22%,2022年1—5月更下滑至-13.51%的低點,所幸6月開始回升,1—7月降幅已收窄至-7.49%。

行業發展中的主要亮點和不足

  我們正處在諸多發展大趨勢之中:產業向數字化、智能化、電動化發展趨勢;由產業安全引發的補鏈、強鏈趨勢;強化“專精特新”由大變強的趨勢;民生消費類產品行業需求升溫趨勢;產業向中西部地區梯級轉移的趨勢;雙碳目標下綠色轉型發展趨勢。

  上述趨勢,有些是在新的歷史時期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大背景下的必然結果,有些則是由新技術發展所催生或政府著力推動下產生的。各地、各業內企業自覺認識和順應這些趨勢,可以更快、更好、更多地發現和尋找到新的發展機會。

  這里有幾個需要關注的傾向,需要引起我們重視。

  從地區看,片面強調為局部地區的自行成套而“補鏈”,從而很可能會加劇產能過剩矛盾。“補短板”要服從于國家總體的宏觀謀劃。

  從企業看,片面理解智能制造,將賦能技術視為全能技術,忽視企業自身專有技術的研發和專用工藝的創新。

  從行業看,受封閉發展的慣性思維影響,忽視跨行業的協同發展和融合創新。

  我們必須高度重視雙碳任務的艱巨性及其深刻影響。新能源車產銷增速雖高,但仍處于總體虧損之中,距良性循環仍有距離;發電設備行業產業格局面臨巨大沖擊,能否變危為機,尚在未定之數;內燃機、基礎零部件、鑄鍛件等配套行業都將因雙碳取向而變化,機械所有分行業幾乎無可置身事外者。

“十四五”機械工業的主要取向

  “十四五”機械工業的主要取向一言以蔽之就是高質量發展,主要是根據國家的期望和機械工業的實際,“十四五”要聚焦“三雙”,通過抓“專精特新”邁向高質量發展。這些聚焦包括以下幾個方面:“雙循環”,瞄向產業安全、自主;“雙化”(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瞄準強基和補鏈,以及智能制造;“雙碳”,瞄準綠色制造;抓“專精特新”,推進結構優化。著力構建“雙循環”新格局,要圍繞“自主可控、安全高效”謀劃“十四五”發展,加快“由大變強”的步伐。

  我國第一個百年目標已經實現,現在正繼續邁向第二個百年目標。在此背景下,我國開始由跟跑、追趕,逐漸進入局部并跑、爭取領跑的新階段。

  西方國家在其不戰而勝的夢想幻滅以后,已對我國轉入全面阻遏。中國裝備制造業中的高端領域已成為被西方國家封鎖和阻遏的重中之重。國際環境的這一深刻變化,給我國經濟自主高效、安全可控發展帶來嚴峻挑戰。

  在新的形勢下,肩負支撐國民經濟持續升級重任的機械工業,必須放棄已經不切實際的“拿來主義”,全面加快自主創新和由大變強的步伐。尤其是在關鍵領域和高端環節,一定要掌握自主核心技術,消除嚴重受制于進口的不安全隱患。

  向“雙化”目標攀進——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

  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機械工業的發展,我國取得的成績舉世矚目。許多重大裝備和主機產品都已進入了世界前列。這與我們當年推行的“逆向發展”策略——利用國際資源,進口國內不能生產的關鍵零部件乃至部套,盡快形成成套裝備供應能力,然后再回過頭來,逐步提高關鍵零部件的國產化率是緊密相關的。

  但是,這一做法卻也導致了原已存在的“基礎發展滯后于主機”的矛盾更趨尖銳,并在當前西方國家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阻遏我國發展的國際環境下,凸顯了我國經濟和產業安全的隱患。

  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提高關鍵基礎工藝和裝備、基礎零部件、基礎材料、產業基礎技術、工業軟件等基礎能力,盡快補強產業鏈上的薄弱環節,提升全產業鏈的現代化水平,無疑是“十四五”推進由大變強的主要著力點。

  雙碳目標倒逼產業綠色發展

  中國作為發展中的世界第一工業大國,實現承諾的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所需要的減排強度遠超發達國家,其難度是難以想象的,這是我們要面臨和破解的一道曠世難題。西方國家在碳排放問題上極力對我國施壓,也包含了其阻遏、遲滯我國發展的用心。

  在未來幾十年中,從“十四五”開始,機械工業應對雙碳挑戰,將要面臨空前嚴峻、以綠色發展為主攻方向、對現有產業格局可能傷筋動骨的大調整。預計在此過程中,一些曾經輝煌的傳統化石能源設備(如常規火電設備)將因需求下行而被迫轉型,而新興的綠色能源(如光伏、風電)以及儲能設備制造業、智能電網設備、新能源汽車等有望迅速強勢崛起。

  而且,機械工業作為我國工業中體量最大的產業群,如何在日益強化的碳排放政策約束下,繼續保持穩定的增長勢頭,將是擺在所有行業和企業面前的試題。這將倒逼我國從產品結構到制造工藝,從設計理念到市場營銷,從國內競爭到國際格局的全方位調整和洗牌。這既是一場慘烈的淘汰賽,也將是難得的發展機遇。業內市場主體“十四五”必須早為之計,爭取先機。

  抓好創新和技改,培育“專精特新”企業

  補短板、鍛長板,由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級,緩解基礎滯后的瓶頸約束,實現產業鏈的現代化,推進綠色發展,構建低碳產業,所有這些都有賴于“創新”和技改,有賴于更多“專精特新”企業的崛起。“十四五”的動力機制要切實地由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發展方式要堅定地由粗放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

  大力推進機械企業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

  只有大力推進機械企業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過剩的中低端產能才能逐漸消除和轉化,中小企業的內在活力被更好地激發,產業結構逐步趨于優化,產業基礎能力得到提升,產業鏈逐步走向現代化,機械工業由大變強才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撐。

  抓住新一輪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

  “十四五”期間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先進制造技術、綠色低碳技術、新材料技術將加快融合,智能制造正在重塑傳統機械工業的研發流程、產品形態、制造模式、物流和售后服務體系。機械工業要抓住和用好這些機遇。

  推進產業鏈協同創新升級

  這既是保障產業安全的需要,也是產業自身發展的需要。“十四五”是機械工業向產業鏈高端自主升級的關鍵階段,僅靠個別企業單打獨斗,沒有產業鏈的協同創新升級,將很難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產業鏈自主升級。既要培育少數大而強的龍頭企業,又要培育眾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作支撐,這是“十四五”的努力方向。

對機械工業發展前景的幾點看法

  我們對未來有理由樂觀,對實現制造強國應有信心。對機械工業發展前景,也有以下幾點看法。一是,堅持市場化改革,以不斷激發市場主體的內在活力;支持自主創新,以推動技術持續升級;注重產業安全,以應對國際變局。二是,機械工業的國際競爭力在持續穩步上升(貿易順差和結構升級)。三是,傳統重化工裝備的優勢保持并發展,其中關鍵短板(控制系統等)約束趨緩。四是,新的優勢產業正在興起(工程機械、特高壓輸變電、鑄造、鍛造、模具等)。五是,新興產業(可再生能源設備、新能源車等)迅速崛起,正在成為接續性優勢產業,有望進一步增強我國的比較優勢。六是,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趨勢喜人,促進研發速度、生產效率、產品質量、管理和服務水平提高。七是,機械工業已基本形成了適應市場經濟的市場主體結構,民營企業、三資企業已在總產出中占主導地位,國企占比很小,且國企也多已改革成為市場競爭的深度參與者。經過多年國際市場磨練,機械工業已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和資源。愿國內營商環境不斷改善,愿宏觀環境更理性地對待企業家,以利于優秀企業的涌現和崛起。八是,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打壓既是嚴峻的挑戰,但也是倒逼我國補短板、促調整的機遇。九是,我國的內需大市場,和世界少有的完整工業體系,是確保我國產業持續升級發展的獨門利器。十是,抓“專精特新”為加快“強基”找對了門徑,對于機械工業的產業結構調整意義既深且遠,愿盡早見效。

國內行業動態

國際行業動態

省內行業動態

臺灣行業動態

版權所有:福建省機械工業聯合會 Copyright©2001-2019 Email:FMLGJ@163.com
地址:福州市鼓樓區鼓西路建榮公寓A2座1-201  郵編:350001 傳真:(86)591-87552772
電話:(86)591-87606537 87539698   閩ICP備12014152號   管理登錄   
Processed in 88155.015 s, 1 queries, Powered by iwms 5.0
世界杯下注